你的位置: 首页 >  网上药房 >  文章正文

卫生副局长兼职私人诊所 婴儿经其救治后死亡

时间: 2021年07月01日 14:20 | 作者:www.18新利 | 来源: 医药资讯| 阅读: 187次

卫生副局长兼职私人诊所婴儿经其救治后死亡

事发地点的颐园诊所,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本报记者 洪克非摄


  颜菁 本报记者 洪克非

  20天前,湖南省衡阳市南岳区6个半月大的婴儿谭洪宇在冰冷的病床上静静离去,死因不明。

  他的死亡让出诊的“兼职”医生、南岳区卫生局副局长胡宁平和她所在的单位成为焦点:谭洪宇究竟因何而死,治病的诊所是否副局长所开设,是否涉嫌非法行医?

  坊间各种版本的流传和网络上尖锐的质疑,吸引了各界的目光。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事进行了调查。

  第二瓶点滴没打完,孩子剧烈呕吐,身体抽搐

  4月23日上午,结束了很长一阵阴雨绵绵的天气,南岳衡山脚下的人们开始享受着夏日的阳光。

  12点40分,因为谭洪宇有些吐奶,家住南岳镇双田村的旷景秀抱着他来到区卫生局附近的颐园医疗服务门诊(以下简称“颐园诊所”)就医。

  旷景秀说,选择颐园诊所的原因简单:亲戚家就在旁边,此外,近5年来,大儿子有个小病小痛都在这里看,效果还不错。附近居民的小孩发烧感冒,也都会来到这个诊所。和以往一样,为孩子接诊的是南岳区卫生局副局长胡宁平。

  13点30分左右,胡宁平开始对谭洪宇进行诊断。给孩子量了体温后,胡宁平告诉旷景秀,孩子有点低烧,判断可能是“胃肠型感冒”。此后便给谭洪宇开了处方。

  开完处方后,胡宁平给谭洪宇进行了臀部肌注。之后,又给谭洪宇做了皮试,以确定其是否可以打点滴。

  旷景秀回忆,谭洪宇打第一瓶点滴时,并无任何症状。换上第二瓶点滴不久,孩子有想吐奶的趋势,旷景秀急忙跑过去问原因,胡宁平告诉她,“你小孩是因呕吐来的,会有一点儿药物反应过程,没什么。”

  14点多,胡宁平离开位于南岳镇万福路41号的诊所,向前方150米开外的南岳区卫生局方向走去。

  16点多,让旷景秀心惊的一幕上演:第二瓶点滴还没打完,孩子出现剧烈呕吐现象,身体抽搐得很厉害。旷景秀赶紧让在诊所坐堂的潘医生去找胡宁平来看是怎么回事。潘医生的回复是:“胡医生有事,在开会。”

  随后,潘医生叫邻居用摩托车把母子俩送到附近的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心急如焚的旷景秀一个人抱着儿子冲进了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慌张地寻找救护医生。

  该医院一位姓蒋的医生急忙对患儿进行抢救。17点15分,谭洪宇因抢救无效离开人世。一份4月27日出具的、盖有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医务科公章的《死亡通知书》上,临床死因一栏写着:手足口病?急性肺水肿、心肌炎?

  该通知书上的“特别提示”则指出:建议在48小时内进行尸体解剖以明确最终原因。

  多家政府单位出面调解,两万元了结“争议”

  闻讯赶来的谭家人悲痛万分:好端端的孩子,为什么如此突兀地因“急性肺水肿”而亡?谭洪宇的尸体被从医院带走,人群涌向颐园诊所。

  30多个小时后,旁观者被告知,当事双方已经达成《医疗争议调解协议书》,谭洪宇的死亡事件,由诊所一次性支付两万元了结。

  这份由南岳区司法局、公安局、卫生局、南岳镇政府等单位人员参与调解的协议书上指出,乙方(谭洪宇父亲等)在协议生效后,不得再行诉讼和告知其他个人、媒体,否则应退还两万元。

  然而仅4天后,旷景秀和丈夫谭树清即开始委托律师进行诉讼事宜,理由是:当时签订协议是被迫无奈,并非真实心意。

  谭树清等人回忆:23日晚上调解时,当地来了很多警察,守着家里的人。但直到24日下午都没有结果。24日晚上8点多,区、镇、村里的干部来到家里做思想工作,让他们在协议书签字。被拒绝后,大约晚上9点,镇政府的人把他们带到了调解室。在调解室里,一名镇领导大吼:“如果今天晚上不把这个协议签了,那你小孩子马上送到衡东去火化,你们就人财两空了。”

  谭树清称,签订协议时,他们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心神俱疲。在对方的强硬要求下,他和父亲谭金泉无奈之下点了头。

  旷景秀则认为,家人开始拒绝尸体解剖的主要原因是,她带儿子坐车赶到医院抢救时,诊所里的药物、器具等均没有家人和第三方监管。家人后来曾拿走潘医生交给的医生处方,复印后又交还给了诊所。但复印的这份处方是不是原件,他们没有把握。因此,根本没有办法对死亡原因进行判断。儿子究竟因何而死?在整个过程中,医生用了哪些药?药的剂量是多少?用药符不符合患者的病情等,难有客观的说法。

文章标题: 卫生副局长兼职私人诊所 婴儿经其救治后死亡
文章地址: //www.bigroadstv.com/yaofang/491006.html
Top